酆都穿越专业户

   

My big brother

(这篇跟前一篇是姊妹篇,可以一起看也可以分开看。)

放下依旧没有来电显示的手机,男人烦躁的从沙发上猛然起身,依旧无视茶几的正确功用,直线向卧室进发。

“夏洛克?”他的室友放下报纸,盯着他警惕地发问,同时猜想着是不是无聊又撑爆了那颗优秀的大脑。

“我很无聊!”男人霍地转身冲室友抱怨,“伦敦的罪犯都被集体删除了智商吗?为什么一直……啊哈!亲爱的雷斯垂德休假回来了,将有什么惊喜等着我们?”说完一脸期待的看着楼梯间。

银色短发的苏格兰场探长带着忧虑的神色出现在了221B的客厅。
“最近麦考夫有跟你们联系过吗?”探长的第一句话这么问。

男人的室友困惑的看着探长:“没有,为什么这么问?”而男人在警长的话刚说完就垮下了脸。

“你没有带来案子,你甚至是在度假中匆匆回来的。怎么?苏格兰场已经闲到了不得不放你的假来减少薪水支出吗?”男人赌气的回到沙发上把自己缩成一团。

“你怎么……当我没说,”男人的室友挥手放弃自己的问题,起身去厨房给探长倒茶。

银发探长坐下,略带烦躁的挪了挪才开口:“我存下的带薪假期足够我徒步环游世界一个来回还有剩,所以谢谢你的关心。……夏洛克,麦考夫真的没有联系过你们吗?最近两个月?任何方式?”

“如果你是指包括监视这里的黑衣人的变动在内的话,有。”男人讽刺的开口,没有改变面对沙发靠背的姿势。

银发男人的脸色变了变,焦虑的站起来走了几个来回:“这不对劲,为什么我没有早点感觉到?噢不……”说到最后,话音被探长捂着脸的动作而显得有些模糊。

男人的室友端着茶到达客厅,疑惑的看着银发探长,再转头看自己的室友,希望能有人解释一下。

“我们亲爱的探长觉得大英政府失踪或者出事了。”男人翻身坐起,自然的打劫了一个杯子开始给自己沏茶,借着这个动作压下了心底的思绪。

矮个子恍然大悟的点点头,笑着安慰探长并递给他茶杯:“雷斯垂德,别担心。麦考夫只是出任务去了,两个月前夏洛克就知道这个事了。你知道,报纸上,暗语,密码什么的,就像他们以前的消遣游戏。当时夏洛克还嘲笑麦考夫交代行踪似的无聊行为。”

银发探长接过茶杯愣了愣,并没有轻松下来。他的脸色唰的苍白了许多:“两个月?又是?”因为手抖得厉害,他不得不放下未曾沾唇的茶杯以免洒在地毯上。

男人猛然盯着探长,面色很不好的开口:“你想说什么?那个发际线堪忧的家伙消失一段时间不是常有的事吗?CIA,中东,鬼知道的什么地方。就算你休假的时间跟那个广告刊登的时间差三天,那也不能说明什么!”

“不,夏洛克,这次不同。”探长语调恍惚的回答,看着那个人的弟弟,“这次不同。”

“没有不同!”男人挥了一下手仿佛是在拒绝那个‘不同’,表情不耐的扔下杯子。

探长笑了笑,状似放松的靠在椅背上用手盖住了眼睛,轻声说:“那么221B的监视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撤走的?你从什么时候不再接到任何感兴趣的陈年旧案的?华生医生又是从什么时候不再时不时被黑车接走问话的?”

矮个子男人不安的看着从里到外散发着悲伤气息的雷斯垂德和被一系列问题刺激得濒临失控的室友,直觉告诉他在场没有人会喜欢那个答案。

男人目光极快的闪烁了几下,抿紧的嘴唇似乎随时都会迸发出咆哮。

探长突然暴起,抓住男人睡袍的领子怒吼:“麦考夫出事了你明白吗?!而除了我们,外面的世界没有人察觉!!没有人在意!!甚至连我们也该死的愚蠢迟钝的过了两个月才发现不对劲!!你不是他的弟弟吗?!!不是世界上最好的咨询侦探吗?!为什么连你也不知道?!!”

男人似乎不想忍受唾沫喷脸的侧开脸,尽量远离探长的怒吼,然后一拳挥了过去,用更大音量的咆哮回敬:“我为什么要知道?!我为什么要关心?!那个控制狂收回了他安插在221B的爪牙我高兴还来不及!没有案件我可以自己去找!没有他虚伪的问候电话正好省了我俩大脑被社交辞令荼毒的时间!而我更不喜欢我的室友被他带走玩无聊透顶的游戏!!”

“夏洛克福尔摩斯你他妈的……!”银发探长怒红了眼睛从地上爬起来想要回击,却被小个子医生分开了双方。两人像斗牛一样喘着粗气盯着对方不放,在医生的安抚下,勉强的坐下,犹如困兽。

“呃……雷斯垂德,”男人的室友舔了舔嘴唇,犹豫的开口,“以这些事情发生的时间来说确实很可疑,但是,我是说,还有别的证据吗?”

探长冷笑一声,下巴努了努神色阴晴不定的男人,咬牙的说:“你问问他,他是从什么时候不再拥有自由出入某些场所的特权;从什么时候联系不上安西娅的。”

“可是……虽然夏洛克和他的哥哥关系不太好,但是假如……我是说如果麦考夫……你我不算在内,至少作为亲人,夏洛克不可能不收到任何通知。就是……你知道的,参加葬礼的通知。”

“噢……然后呢?让这个小子在……那上面再语出惊人吗?”雷斯垂德嘲讽的瞥了男人一眼。
男人也尖锐反击了:“不要说得好像你和他多亲近似的。你只不过是和他同居而已!你是在不满你不能出席虚构的葬礼吗?”

“虚构?”银发探长的脸白的几乎透明,在矮个子男人吃惊的眼神下变得面无表情,声音也冷得像冰块。“昨天我收到了我们同居公寓的产权证明,以及恭喜你现在是整条贝克街的主人了,产权证明就在我手上。你要说这也是虚构的吗?”

221B内一片死寂,连阳光都小心翼翼的在窗台附近徘徊,不敢放肆的打扰里面的人。

银发探长看起来筋疲力尽,他勾了勾嘴角试图笑出来,但是最后都失败了。

“夏洛克,你明明已经有了那么多线索,为什么不肯承认?你比我们聪明的多不是吗?还是说你只是不想承认?不想承认你失去了一个对手,失去了教导你的人,失去了你的哥哥。而他甚至没打算让你知道他发生了什么。”

银发探长没有在意对方的沉默,只是想要说完自己想说的话。“现在,你彻底自由了,没有控制狂再试图监视你,担心你不走正道;没有大英政府再打电话给你提供案子让你不至于无聊;没有魔王再入侵你的221B防止你死于尼古丁或者毒品里了,你开心了吗?”

说完最后一句,银发探长无视了卷发男人的脸色,起身离开。




END

(我不会用手机@,以及,这是脑洞,关于以麦哥的地位不可能不通知卷福和他父母,或者政要们不参加这种没有逻辑的事情就请无视吧吧吧吧吧吧~)

评论
热度(2)
© 酆都穿越专业户 | Powered by LOFTER